在世界的纷争中,武当同门和谐出道了。
整理:寺空明 
出镜:月敲和千秋的武当同门 




b站视频: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3502155/

【跨区拉郎/十叁羽x祖宗】今朝有酒

cp:

十三羽x祖宗


人物来自:

星辉清梦—十叁羽

月敲山门—祖宗(文里名字为宗子邬)

脑洞来自之前看的万剑归宗pk


—————    分隔线   —————


武当。


明天是选出下任武当掌门继任者的日子。

经过层层挑选后,终于择出了两名最为优秀且适合的弟子,十叁羽和宗子邬。

两人不论是品性还是武功都已独当一面,能担下掌门之位的重任,最后现任掌们和长老们还是决定让十叁羽和宗子邬再行比试一下。

“此次只是切磋,掌门一事,兹事体大,不是几次比试就可议定。你二人谨记切不可误伤同门,点到即止。不过略胜一筹者能得掌门一句箴言相送,还望你们认真对待。”


夜凉如水。

“怎的一个人在此?”

宗子邬抬首,十叁羽笑吟吟看着他。

“有酒吗?”

“你怕不是忘了武当山上不准弟子无故饮酒。”

“那你在此地做什么?想独吞咱们当年埋下的酒吗。”十叁羽爽朗的笑声传来。

宗子邬终于也忍不住,嘴角带了一丝笑意。

“以为你早就忘了,的确是想偷喝。”


*

武当山是清修之地,一直禁止弟子私下饮酒,被发现了要被重罚,偏偏十叁羽又是爱喝酒之人,每次都为私藏酒费劲心思。一日十叁羽趁同门都在做课业,轻车熟路的又到后山去藏酒。

“终于好了,大功告成!这次拖人从山下带的酒可够喝一阵子了,哈哈。”

十叁羽心里开心得很,一转身却发现不远处有一个人,他吓得退后两步,才发现是一个同门师弟宗子邬。

“……啊哈哈师弟你站在这里怎么悄无声息的,也不跟我打声招呼,你不去做课业在这里干什么?”十叁羽尴尬的说道。

“看桃花。”宗子邬平视前方,面无表情回答。


此时已经入春,正值四月,桃花已经开遍后山,簇拥层叠,雪白粉红相间,随着微风会掉落几片花瓣,缓缓从眼前掉落,美的不像真实。

“人间四月芳菲尽……我常来这里,竟也没发现桃花开了。”十叁羽道。

“别的同门都在辛苦课业,你一个人在这里赏花喝酒。”宗子邬轻哼了一声,嫌弃的看着他。

“那我把酒与你同饮,你不要告诉别人我偷藏酒的事。这可是从云梦带的桃花酿,你可是跟着我沾光了。”

宗子邬也不客气,接了酒来:“你想想到底是分我些划算还是被掌门知道把你私藏全收回划算。”

“听闻桃花酿埋几年后挖出再喝更为香醇,不如我们今日就在这株桃树下埋下一坛,来年再饮。”十叁羽突然说道。

“到时候你要是忘了,可别怪我独吞。”

“笑话!就算宗师弟忘了,我也不可能忘。”


*

宗子邬回忆完这么一段过往,没想到一年这么快就过去了。

“……还是算了,明日过后再来,被发现了你我估计要滚出武当山了,你可不准偷喝。”

“一起走出武当山,看看外面江湖,云游天下,听起来也不错。”宗子邬道。

“是啊不错不错。明天切磋你可别放我水,咱们各凭本事。”

“你想多了,一直被揍的难道不是你么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
终于到了第二日。

正午。

宗子邬这天状态出奇的好,第一场十叁羽就不敌,一直被压制,最后还是输了半招。


第二场。

十叁羽少有的严肃起来,出招也是一剑快过一剑,舞出的残影映在了宗子邬眼里,化作了漫天桃花。

宗子邬想起自己刚入师门时掌门训话:“修道之人,重在修心,心无杂念,方成正果。”

谁也不知道,那日花下饮酒,有几片桃花竟然悄然飘到了心里,不知不觉已经生根发芽。

这场比试,我无论如何也赢不了,因为你就是我心里,唯一的杂念。


后两场,十叁羽胜。


当夜。

两人挖出了当年埋下的桃花酿,一打开,香气四溢。

“真是 ‘色清如水晶,香纯如幽兰’ 啊。”十叁羽感叹道。

“月色也美。”宗子邬却看月亮。

夜凉如水,月色醉人。

才饮几口就已微醺。

宗子邬脸上染出了一丝红晕。

“咱们下山,浪迹天涯,云游江湖可好。”

“宗师弟,你这酒量也太不行了哈哈,是不是醉了你。”十叁羽抬手,凑近了宗子邬的脸,顿了顿,又慢慢的放下。

“这是掌门赠予的书信,我们瞧瞧写了啥。”

“掌门给你的,给我看做什么。”

十叁羽却是已经念了出来:“且放红尘三千外,相逢一笑此山中。不会吧,就一句?”

宗子邬听他念完,却是若有所思,半晌低低的念诵了一句:“无量天尊,多谢掌门提点。”


后几日,宗子邬拜别武当山同门,下山游历。

十叁羽挽留他的时候,他说,心里有杂念是不可能担得起掌门的重任的,等到自己想通了,就回来。

“我会叫人经常给你送酒来的。”宗子邬笑着说,他很少笑,笑的时候却让人如沐春风,很是舒服,“还有,告诉后山的桃花,我走了,不要再开了。”

这就是他说的最后的话。

十叁羽心里忽然涌动出一种说不明的情绪,他不想去想,也不敢再想。


那一年的桃花,到底开在了谁心里呢?


查看全文

给某个沙雕结义的明信片嘿嘿嘿
虽然很吃藕但我尽力了୨😵୧

【武暗】清风不解语

角色来自月敲山门

武当ID:江如歌
暗香ID:宋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 分割线 ——————



江南佳丽地 金陵帝王州
逶迤带绿水 迢递起朱楼

古人的诗句把金陵的繁华描绘的淋漓尽致,这种地方当然不乏有有烟花之地,其中梁妈妈的点香阁可谓闻名远近,无论何时都是灯火通明,热闹非凡。


而在这欢声笑语、莺莺燕燕之中,有一个人却愁眉苦脸,和周围的气氛有些格格不入。


这个人便是武当弟子江如歌。


他家二师兄蔡居诚在点香阁的事在江湖之中还是极为隐秘,虽然武当有相当一部分师兄知道了此事,不过也不能对外说出去,师门长辈朴师叔心疼他,常常叫人去接济,时不时送点东西,这差事就落在了辈分最小的江如歌身上。


武当是名门正派,常去那烟花柳巷之地的确是不妥,他又不能说自己是去看自己的师兄,而且他每次去的还是那小倌处,一想到这些,江如歌就眼前一黑,顿觉人生无望,自己的作风怕是也要被人误解了。


这次趁着半夜偷偷摸摸的溜了进去,这个点还好人不多,四周看了看,没有熟人,江如歌心里乐开了花:天助我也!

“呦呵,这不是江师兄嘛!”忽然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,江如歌顿时仿佛被雷劈中,缓缓的回头看那人是谁。


来人是一个同门弟子,名叫任鸿缘,此人极不正经,而且听闻有断袖之癖,平常看到他一向是躲着远远的。这次真是不走运,只希望他打过招呼后赶紧走了,别搞什么幺蛾子。

“江师兄这一个月都来了几次了,这么晚了还要来操劳,肾好,肾好啊!”


“……啊哈哈哈,还好还好。”江如歌脸上浮起一个僵硬的微笑,随便敷衍着。


“唉,想不到江师兄和我也是同道中人,见了你我真是如见亲人呐!”


谁他妈和你同道中人……江如歌已经笑不下去了。


任鸿缘没注意到江如歌越来越铁青的脸色,还在继续喋喋不休:“……女子有女子的好,但是男子的好却少有人知道,我不后悔踏入这片广阔的天空!江师兄一定是了解其中妙处,才夜夜笙歌啊。”


说着,他从怀里掏出了什么东西,硬是塞给了江如歌。
江如歌疑惑道:“这是?”


“嘿嘿,当然是让人能更持久勇猛的灵丹妙药,市面上根本买不到,看咱俩关系好,我这才送你,补肾呐。”
“呛”一声,江如歌抽出了身后的剑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在下肾好得很,你要不要试试啊?”


饶是任鸿缘再不识趣,也发觉了江如歌的不快,赶紧噤声,溜之大吉。走之前补了一句:“江师兄不要对我有非分之想,我已经名花有主了!”


“呸!”江如歌狠狠啐了一口,只觉得心里实在咽不下这口气,又觉得委屈,一时间凄凉无比。


回山后一定要和掌门禀报,这种事还是找别人去吧。

第二日大早,顶着两个浓重黑眼圈的江如歌准备回武当,武当是清修之地,离金陵这种繁华城都还是有些距离,现在出发,最快也要天黑前才赶到了。


街上的人依旧熙熙攘攘,路边叫卖声不觉,有温婉绰约的女子,有赶考的书生,这市井之气让人的心情也好了不少,江如歌昨晚的不快也消失了大半。

心里想着事就没怎么看路,没留神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,一看貌似是个小孩子,江如歌正准备说话,那小孩眼珠一转,突然躺倒在他脚下:“啊——”

“爹爹,我可算找到你了!”
“什么?我?你别瞎说啊,谁是你爹,认错人了吧!”江如歌已经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了。

“爹爹你不光抛弃我还不认我!呜呜呜呜……”

周围看热闹的人已经围了一圈,江如歌感觉脸上火辣辣的,奈何那小孩倒在地下死死抱住他的腿,他又不能动粗,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
“爹爹不会不要我的对不对,我早上还没吃饭,饿的没力气,爹爹给我买串糖葫芦好不好。”


江如歌反应过来这是遇到碰瓷的了,顿时心里怒气不打一处来,但是也没办法,只得艰难从围观人群出去买了两串糖葫芦,想着怎么算账。


那小孩子也精得很,拿了糖葫芦远远喊了声:“谢谢爹爹!”立马钻入人群中不见了。

江如歌只觉得身心俱疲,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,只想快快回了武当山,再也不来这鬼地方了。

骑着马赶到了城郊,江如歌心里祈祷千万别出什么事了,让自己安安稳稳回去吧。


可惜上天并没有听从他的意愿,竟然下起了大雨,路滑泥泞,继续赶路着实危险,正好看见前面似乎有个破败的小寺庙,自己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,只能去避避雨了。

待走进去身上也湿了大半,江如歌不禁后悔自己出门前应该找曾先生算一卦,自己一定是印堂发黑了。
环顾四周竟然发现除了自己还有一个人。


那个人看起来小小的,靠在一边,也不发出声音,刚进来还真没发现。
江如歌轻咳了一声,说:“打扰这位兄台了,在下是来躲雨的,能在此相遇也是缘分哈哈。”
过了一会儿,对方才传来了一个虚弱的声音:“……救……救我……”
“你怎么了?”江如歌走近一看,对方脸色苍白,神情痛苦,看穿着好像是暗香的弟子。
“江湖同门本就应该互相帮助,这位师弟是发生了什么?在下武当江如歌,定当竭力相救。”

“我……师承暗香,单名一个宋字。刚刚……练功时,不小心被自己的暗器所伤……上面淬了毒……”

“……”江如歌突然感觉自己遇到的事相比之下根本算不了什么了。

幸好自己有随身带着武当师兄炼制的伤药,普通的毒基本可解,先试试再说。

从怀里摸出个瓶子,倒了两粒,给名叫宋的暗香弟子服下了。
怎么感觉哪里不对……等等,自己师门的灵药不是粉状的吗,怎么变成了粒状……
想到这里,江如歌突然动作一僵,仿佛被定了般。
“……师兄,你怎么了?”
江如歌颤抖着手,又摸进怀里,果然摸出了另一瓶药。

脑中浮起昨晚的情景,他想起任鸿缘给了他一瓶出入风月场所用的药,自己没在意转眼就忘到脑后,刚才一时情急,错当成治伤的药给那个小暗香服下了。

“……师兄,我感觉身上慢慢热起来了,谢谢你。”
江如歌看着宋,突然有种想自绝经脉的冲动。

“师兄……我现在怎么,越来越热了……身体……突然好奇怪。”宋虚弱的声音传来,“师兄……你,你好好看……我想……想……”
江如歌已经想放弃了,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,如果这个暗香弟子真的出了什么事,自己就去以死谢罪吧,武当的名声无论如何是不能坏了的。
他扭头看宋,谁知对方突然凑近他的脸,亲在了他的唇上。

空气突然陷入了死寂,江如歌听见自己脑中的弦“啪”的一声断了。
“我,我不知道怎么的……突然,师兄我不是……”宋也仿佛被自己的行为震惊,“我控制不住,不知道怎么就……”

江如歌感觉到宋的身体越来越烫,呼吸也不平稳,想走又怕他出什么事,只能任由宋半靠在自己身上。

“哎呀幸好这里有个躲雨的地方,不然我们就要在这荒郊野外湿身了。”不远处又传来一个声音,竟然又有人来了。

江如歌循声望去,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那任鸿缘!
不过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人。


“咦,这么巧啊!江师兄,原来你也在此躲雨,给你介绍一下我旁边的这位道长,姓白名居,是在下的,嘿嘿,朋友。”

任何事在任鸿缘口中说出来怎么就那么猥琐了呢。那个姓白的道长甚是高冷,也没和他们打招呼,不过江如歌并不在意,他现在只想打死任鸿缘。

因为下雨的关系,破庙里光线很暗,江如歌来不及起身,待任鸿缘他们走近,看到的就是宋靠趴在他身上,眼神迷离,衣衫不整。

“江师兄你……”任鸿缘讶然,“果然好兴致啊!嘿嘿嘿,小白白,不如我们也……”
白居冷哼一声,转过头去,低声道:“下流!”

江如歌顾不得其他,挣扎着站起拎住了任鸿缘的领子:“你那个什么不正经的药,有没有法子解开!”

“哎呀这还不好说!你与他鱼水之欢,自然就解了。”
江如歌默默从剑匣子里抽出了剑。
“哎别别老兄,君子动口不动手,你先跟我说说这是啥事。”


江如歌把情况简略说了一遍,任鸿缘收起了不正经的面容,蹲下仔细的给宋把了把脉,
“幸好我当年在云梦当交换弟子学了些歧黄之术,这普通的毒还是难不倒我的。”

江如歌大喜,期待的蹲在一旁,只见任鸿缘脸色越来越凝重,缓缓开口道:“这是喜脉啊。”
空气又陷入了沉默。

“哎放下刀放下刀,我看你那么紧张开个玩笑缓解下气氛啊!江师兄冷静啊!你,你别想不开,把刀从脖子上易移开……”

白居在一旁扶额:“死不正经。”

宋的毒没什么大问题,简单处理下就没事了,清醒后得知自己做过的事羞愧的无地自容,不知道如何面对江如歌。

江如歌见他没事,总算谢天谢地,一颗心落了地,哪里顾得上其他,连罪魁祸首任鸿缘都懒得找他麻烦,只想赶紧结束这场闹剧回武当好好睡一觉。这么一折腾雨倒是停了,雨过天晴,空气里弥漫着芳草和泥土的味道,江如歌感觉自己如获新生了一般。

“道长…你,要走了么。”宋虽然身体还稍稍虚弱,不过精神已经好了很多,没有大碍了。
“嗯,赶紧回去了,这次下山耽搁太久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是我的大意才闹了这么一出,你也受苦了,对不起。”
“……道长,我们还会再见吗?”
不知怎么,江如歌想起了刚才唇上温软的触感,他好忙转过脸去,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表情,“当然,有缘自会相见。”

不过江如歌不知道的是,早在他出入点香阁的时候,有人就早早注意到了这个迷糊有心地善良的道长,从他被碰瓷,到躲雨,因为没有勇气结识他,于是用暗器划伤了自己。

没想到偷到了一个吻,看来是自己赚到了呢。
该说对不起是我啊……宋在心里这样想着。不过江湖之大,有缘自会相见。

查看全文

才过了一年雪兔老师把你们生日都忘了啦 🤦🏻‍♀️

好像白起和李泽言在对话诶...😂😂

© 特特特蕾西🎄✨ | Powered by LOFTER